自来水项目失败了,村民们已经等了3年水,却没有结果

65岁的李富珍不知何时能告别吃水“看天”。

她是贵州省金沙县安洛乡下坝村中坝组村民。3年前,政府实施农村安全饮水工程把自来水管安装到家,她以为终于不用再人背马驮了。不承想,装好的水管成了摆设,拧开水龙头不出水。

人民网《人民直击》记者10月中旬实地走访发现,金沙县安洛乡、大田乡、禹谟镇不少村民仍在盼水来,有的是水龙头不出水,有的是水管等设备破损失修,还有水龙头尚未接通入户。

金沙县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,准备投入6.55亿元,实施安全饮水、电力、通讯等建设,实现安全饮水全覆盖。时隔两年,该县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又提出,在2020年巩固提升农村安全饮水工程,实现农村90%的自来水普及率。金沙县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,全县农村自来水工程用了近1亿元,“几乎每个村都建设了自来水用水设施”。

而金沙县辖区多个村的村民却不断在反映饮水难问题。安洛乡大贤村半箐组村民安锡江抱怨,村里的自来水管道都还没装完,怎么就实现了安全饮水全覆盖?“祖辈留下的水井里没水的时候,也不见有人来供水。”

“等了3年多”

村民安锡江“不乐意”了。

他和其他17户村民等了3年的自来水工程最终烂尾,主管道修到了家门口却没进家门。同村的赵银生比喻,村里的自来水工程,像是“飞机上放鞭炮,是个空响(想)”。

安锡江等人抱怨的自来水工程始建于2018年初。金沙县水务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大田乡、新化乡和安洛乡煤矿企业较多。水源受到矿企影响,逐年减少。为了保障3个地方的农村饮水,早在2018年之前,就已经在大田乡建设“安大新三乡饮水工程”,成立“安大新水厂”。

2018年大贤村地区修建的自来水工程主要是将“安大新水厂”的水引入到农户家中,实施农村自来水管网建设。安洛乡乡长罗亚介绍,“在每个农村的制高点修建了蓄水池,通过水泵将水抽到蓄水池,再分流入户,统一按表收费。”

“工程队来村里施工的时候,大家都很开心。”安锡江忆及开工时的情景,“老百姓都参与进来,协调土地给工程队埋管。”

工程队走后,从2018年到2021年10月,村民们等了3年多,自来水管仍然没有入户。未入户的自来水管。人民网 游天燚摄

10月23日,记者在安锡江家附近看到埋在地下的自来水主管道,水管里没有水且已损坏。据他介绍,好几年没人来管理过,“不知道是哪一年整理土地烧枯木的时候,把水管给点着了”。

根据当地村民的描述,记者找到大贤村半箐组自来水的蓄水池。水池是满水状态,但是水表房内,半箐组的水表处于停用状态。随后记者找到连通半箐组的自来水管道,发现预留的入户管道接口处被一个个黑色的塑料防尘盖封住。村民钻开防尘盖,只听见管道中空气排出的声音,管道中并没有水流过。

盼水无果,安锡江和村民们被迫挖井、或者去几公里外的乡镇上买水。“6块钱一桶,只能是用来喝,一个月也要用四五桶才够。”安锡江称,“水井里的水不敢直接喝,因为无法保证水质,只能拿来洗菜洗衣服。”

10月23日,下了3天的雨终于停了,水井里的水蓄了起来。“井水只能用来洗衣服”,村民赵银生打开水井里的水泵抽水,“看,里面有蚂蝗。”大贤村半箐组自来水主管道被火烧毁。人民网 游天燚摄

“掏钱买了个摆设”

和安洛乡大贤村半箐组不同。大田乡幸福村高炉组15户村民的自来水管道完好,水表安装入户,水池设立在山顶。

2018年,高炉组村民曾以先参与自来水工程的建设。大概2个多月后,水池和管道建设完成,根据大田乡政府的要求,每户人家缴纳70块钱安装了水表。曾以先回忆,“装上水表后,还通了两个小时的水,试水就算成功了。”可第二天起,打开水龙头再也没有看到过水流出来。

曾以先带着记者前往离高炉组一公里外的山上。她指着眼前的水池介绍,“里面通了电,有插座,是水泵抽水的时候用的。”记者现场发现,水池的机房被锁,锁具锈迹斑斑。打开水池顶盖,有不足20厘米深的水,水池内壁的水泥部分脱落。曾以先说,“从山上可以俯瞰村民组,水池地处高位,是可以正常使用的。”幸福村闲置的蓄水池。人民网 游天燚摄

记者走访高炉组15户村民发现,有的村民家中的水表表面玻璃破裂,无法看清水表数,打开自来水龙头,无水流出。一些水表看似外观良好,但也无法读取水表数据。“这都放了好几年了,早就坏了。”曾以先称。

距离金沙县城中心20公里的禹谟镇新寨村高寨组也存在水管入了户不出水的问题。

10月24日,记者随机走访了高寨组5户村民,各家均安装了管道和水表,打开水龙头均无水流出。村民王启碧家中的水表已经损坏,表面积尘。村民王天祥家中的供水设施一直闲置。人民网 游天燚摄

在村民王天祥家中,水表示数为3立方米。王天祥回忆,管道入户后测试了两个小时,后面就没再出水了。

“入户水管安装完后,我们还花了70块钱买了水表。”70岁的王天祥越想越气,把手中的碗重重地放在腿上说,“掏钱买了个摆设。村民投工的劳动也白费了。他们能把水表钱退给我吗?”

“水池的位置太低”

禹谟镇新寨村高寨组的自来水供水池建在村民组中心地段,地势低于多户村民住房。记者发现,通往水池机房的路被枯木遮挡,挑开枯木,看到机房内的水泵,罩满了蜘蛛网,工程的公示牌不见踪迹。

根据村民指引,记者在距离自来水供水池不足500米的山里找到水源地水井。水井占地约15平米,呈长方形,井身为半封闭式,留出一个舀水缺口。水井里水位较低,有异物漂浮在水面。正对舀水口不足两米的地上扔着除草剂的包装瓶,瓶身有“饮用水源地禁用”的字样,里面还有残留的液体。扔在水井旁的农药瓶标有“饮用水源地禁用”字样。人民网 游天燚摄

村民称,此井是村里自来水供水池的主要水源。“如果不是你去,我们都不知道这可能被污染了。”村民王启碧称,因为水井常年无人管理,可能有人在水井里舀水兑农药。

王启碧曾参与村里的自来水工程施工。“水池的位置太低,水入不了户。施工方说用水泵来抽,我们也就没说什么了。”王启碧向记者说,后续无人对水池进行管护、泵水,水池就闲置了。“眼睁睁地看着这么好的工程成了摆设。”

新寨村党支部书记王波承认了“摆设”的说法。他解释,现在的水池成为村民的临时用水点,村民可以自行前往取水。

为何水池要建在地势如此低的地方?当初的设计规划是否合理?当记者问及是否有2018年期间的自来水工程规划方案和相关设计图纸时,王波称“不知道”。他表示,“外包工程队施工的,村里只负责监督。新寨村高寨组蓄水池机房内闲置的水泵。人民网 游天燚摄

安洛乡下坝村中坝组的饮水工程也被村民质疑存在设计缺陷。

“这些水要用好几天。”中坝组65岁的李富珍家里约摸50个塑料瓶装满了水。这些瓶子是她在路边捡来的。天气好的时候,她就背着瓶子到一公里外的水井取水。“如果遇到下雨,只能用房顶上的雨水。”

县水务局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,李富珍是当地贫困户,工程队优先将其入户水管接通。然而,记者在李富珍家打开水龙头,并没有水流出。

李富珍所居住的村民组沿着山脊由高到低,自来水管道顺着通村公路延伸。村民介绍,自来水管位置低于住房,“根本不可能将自来水入户”。

村民质疑工程设计存在缺陷。面对记者询问,安洛乡乡长罗亚拿不出相应设计方案和工程设计图。

“验收的手续可能找不到了”

金沙县2018年的政府报告中曾提到,将启用6.55亿的财政资金投入农村安全饮水、电力、通讯、美丽乡村等建设。

10月25日,负责水务工作的县政府党组成员王正益向记者介绍,2018年全县农村自来水工程使用资金近1亿元。

王正益介绍,包括安洛乡、大田乡在内的全县农村自来水工程由县水务局进行统筹,各乡镇组织施工,包括组织村民参与施工。主管道安装好后,再接入入户管道,水表由政府统一采购。“用水家庭购买水表安装入户使用,水务局制定水价供水。”大田乡幸福村高炉组村民家中损坏的水表。人民网 游天燚摄

大田乡党委书记张武向记者介绍,2018年,乡政府将农村自来水工程包给第三方工程队施工,管道安装验收已完成。该工程具体花了多少钱,张武称“不清楚”。

“确实是工作没做到位,”张武解释,“因为当时没有协调好,自来水工程后来成了摆设。”

10月26日,记者从金沙县水务局获取的一份统计材料显示,安洛乡大贤村半箐组32户、138人存在用水困难,已安装好的自来水主管道存在无人维护,部分管道已破损的情况;大田乡幸福村黄堰组20户、92人仍然在使用不稳定的水源。

“3年多了,没有一个说法,”村民曾以先称,“跟着工程队埋水管的工资都结清了,看着山上的工程成摆设,心里不是滋味。”

早在2015年8月,水利部印发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饮水安全工程运行管护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要求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是保障农村饮水安全的责任主体,负责水源保护工作;设立责任单位、个人;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成后,工程建设单位应及时组织工程验收,验收合格后,建设单位应及时与供水管理单位办理交接手续。

记者分别向新寨村、大贤村、幸福村村委会以及大田乡、安洛乡政府询问当地饮水工程的施工方案、设计图纸以及验收报告,均未获得回复。

对于上述部门无法提供农村饮水工程相关文件的情况,金沙县水务局局长张云贵称,“我任局长是在工程结束之后了,不清楚具体情况,我们后续可以再核查。”

记者问及2018年农村自来水工程施工方信息。张云贵称,“需要到各乡镇去核查,现在一下拿不出来。”新寨村高寨组的自来水水池,地势低于多数村民房屋。人民网 游天燚摄

对于多村用水设施闲置和烂尾情况,张云贵称,在记者前来采访前已经获悉相关情况。目前,该工程由贵州省水投公司金沙分公司负责后续运营和维护。

贵州省水投公司金沙分公司表示,曾找过各乡政府、村委会提供饮水工程施工图纸。“他们根本拿不出来。”该公司一名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叹气称。

“施工不需要制定图纸的吗?”记者询问这名负责人。

“这个事情就复杂了。工程款都没和之前的工程队结清,怎么可能有图纸。”上述公司负责人说,“当时施工的时候也没有管理好,要么烂尾、要么成为摆设。”

“那怎么验收通过的呢?”记者反问。

“哎,这个就不清楚了。”

“验收的手续可能找不到了。这个事情牵扯太多经济问题。”县水务局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,“这个自来水工程存在质量问题,到现在工程队的钱还没结算清楚。”

“基层管理不到位”

“我们等了3年啊。”从2018年到2021年,3年多时间里,安锡江和同组的17户村民一直盼望自来水管能安装到户。村民们找过乡政府反映问题。“他们推来推去,后来有人来看,说是整不了。”安锡江称。

大贤村村委会主任付开明解释半箐组18户村民饮水工程成摆设的原因,“他们自己有水井,不愿意花钱用自来水,就停滞了后续的建设。”

上述说法遭到安锡江等村民的否认。安锡江称,村里的井水不够用,水源也不稳定,等了3年了都没人管,自己才打井用。“自来水安全又稳定,我们怎么可能不用?”

张云贵也向记者表示,县水务局曾要求各乡镇对自来水工程进行排查。根据各乡镇的反馈,“一部分村民使用自留水源,造成长期没有供水,用水设施才闲置。”

禹谟镇新寨村村民王启碧、大田乡幸福村村民曾以先均称,“如果不用水,就不会去买水表。”

10月25日下午,记者跟随张云贵前往大贤村半箐组查看饮水工程。张云贵向村民表示,县里已经了解相关情况,正在制定新的方案。“每立方水的价格,村民只需要出2.3元,其余的差价由县财政补贴。”金沙县水务局提供的整改方案。人民网 游天燚摄

“基层没有管理到位,没有排查到位。”就部分饮水工程闲置、烂尾的原因,王正益如是说。金沙县水务局一名工作人员称,相关工程款由县财政划拨,工程烂尾后,“县财政资金紧张,没钱完善”。

10月31日,记者从金沙县水务局获取一份整改方案。方案要求安洛乡、大田乡在11月30日前将所涉及的部分农村自来水烂尾工程进行整改完成。

“之前的规划太乱,都找不到相关资料,”负责后续整改工程的贵州省水投公司金沙公司相关负责人说,“完善这个工程,费时费力……现在来‘擦屁股’的是我们。”

欢迎提供新闻线索:rmzj@people.cn

责编|翟巧红 编辑|姜越

来源|人民网 游天燚,原标题:《贵州金沙部分农村饮水工程成摆设 村民等水3年无果》

原标题:《自来水工程烂尾,村民等水3年无果…》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